您現在的位置: 江門市企業質量發展促進網 >> 新聞資訊 >> 質量信息 >> 正文

標準的制定

更新時間:2018/3/30 10:47:49

制定標準是標準化活動的第一個階段,也是最重要的一個階段。1979年頒布的《標準化管理條例》第2章的標題是“標準的制定和修訂”,在1988年頒布的《標準化法》將該章的標題改為了“標準的制定”,在本次修訂的《標準化法》中繼續將“標準的制定”作為獨立的一章。由此可知,標準的制定包括標準的初次制訂和后續的修訂。

一、標準制定主體顯著擴大

根據修訂后《標準化法》,各級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和有關行政主管部門均有權制定標準。同時,依法成立的社會團體、企業也有權分別制定團體標準和企業標準。相比于1988年《標準化法》,本次政府類標準的制定主體下放到了設區的市,市場類標準則承認了社會團體制定標準的權利。

1988年《標準化法》中的地方標準,僅僅是指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所制定的標準。隨著標準化工作的發展,一些地市也產生了制定標準的工作需求,甚至已經在事實上的發布各自的地方標準。例如,《寧波市地方標準規范管理辦法》第2條規定:“對沒有國家、行業和浙江省地方標準或已有國家、行業和浙江省地方標準但不符合本市經濟社會發展需要而需在全市范圍內統一的農業和服務業技術和管理要求的,可以制定推薦性地方標準規范”。在廈門、深圳等地也有類似的做法。考慮到2015年修訂《立法法》時,已經將立法權下放到設區的市,本次修訂《標準化法》則明確規定:設區的市級人民政府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根據本行政區域的特殊需要,經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批準,也可以制定本行政區域的地方標準。

通過本次修訂,設區市在履行法定批準程序后,可以在地方自然條件、風俗習慣、社會管理、公共服務等領域制定地方標準,從而滿足地方治理的需要。但是,這些標準原則上應當全部是推薦性標準;地方政府只可以通過地方法規引用的方法,從而賦予這些推薦性標準以強制執行的效力。這種法規與標準協調配套的機制屬于成熟而先進的現代社會治理模式,也是發達國家常用的做法:一方面體現了強制性規范的民主程序,另一方面兼顧了技術性規范的科學性和及時修訂的需求。

此外,本次修法特別承認了團體標準的法律地位,有利于提高社會公私合作治理水平。在國外,社會團體往往通過制定并推廣其團體標準,來實現團體的宗旨和使命,這也有力的支撐了政府治理的不足。同時,國外著名的社會團體大多是依靠團體標準來提升和鞏固其社會地位,美國材料與試驗協會(ASTM)等國內社會團體甚至通過標準制定活動取得了全球性的權威地位。隨著新法的實施,我國的各類行業團體應當結合其服務領域,積極開展團體標準的研制和推廣工作,從而抓住這一重大的發展機遇。

二、標準制定活動的基本要求

盡管標準在字典中的含義非常廣泛,但是《標準化法》中的標準是有特定指向的技術標準,其主要判斷依據就是是否遵循了標準化法的基本要求來制定相應的標準。對于標準制定活動的基本要求,主要有兩個來源:一是法律法規,二是標準化文件。

根據《標準化法》第4條的規定:制定標準應當在科學技術研究成果和社會實踐經驗的基礎上,深入調查論證,廣泛征求意見,保證標準的科學性、規范性、時效性,提高標準質量。同時,《標準化法》第2章用大量的篇幅對標準制定活動的程序要求和實體要求做了規定,尤其是政府部門在制定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和地方標準在立項、起草、征求意見、復審等各個階段都要嚴格執行各項要求。《標準化法》第22條第2款還特別規定:禁止利用標準實施妨礙商品、服務自由流通等排除、限制市場競爭的行為,這是各類標準制定活動都應當遵循的基本要求之一。

特別需要說明的是,修訂后的《標準化法》第16條規定:“制定推薦性標準,應當組織由相關方組成的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承擔標準的起草、技術審查工作。制定強制性標準,可以委托相關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承擔標準的起草、技術審查工作。”通過技術委員會起草標準是國際標準化工作長期以來形成的傳統。根據國家質檢總局在2017年10月頒布的《全國專業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管理辦法》第2條第1款的規定:“技術委員會是在一定專業領域內,從事國家標準起草和技術審查等標準化工作的非法人技術組織”。由于推薦性標準是協商一致的產物,所以標準制定部門“應當”通過標準化專業技術委員會來起草標準。但是,強制性標準具有強制執行的法律效力,需要體現國家意志,甚至在涉及安全等特殊領域不適合由技術委員會來承擔起草工作,所以強制性標準的起草“可以”通過標準化專業技術委員會來起草,也可以由標準制定部門通過其他合法形式來完成起草工作。

此外,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發布的《國家標準管理辦法》、《行業標準管理辦法》、《地方標準管理辦法》、《企業標準管理辦法》和可能制定的《團體標準管理辦法》都屬于標準制定活動應當遵循的基本要求,否則不能視為《標準化法》所承認的標準。

以標準的形式發布《標準化工作指南》、《標準化工作導則》等工作標準,屬于國際和國外標準制定活動管理的典型形式,我國國務院標準化行政主管部門也參照國際標準化組織的相關指南、導則等文件發布了相應的國家標準。例如,針對一般性要求制定了《標準化工作導則 第1部分:標準的結構和編寫》,在2016年針對團體標準制定工作發布了《團體標準化 第1部分:良好行為指南》。這些工作標準大多是推薦性的,但是經過相關法規或規范性文件的引用就具有強制約束力,屬于相應標準化工作應當執行的基本要求。

此外,標準制定活動要特別注重體系性建設。國家標準委在2009年就發布了《國家標準化體系建設工程指南》,著手構建了各行業、各領域的標準體系框架和標準體系表。2015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印發國家標準化體系建設發展規劃(2016-2020年)的通知》。同時,《國家智能制造標準體系建設指南》、《云計算綜合標準化體系建設指南》也先后發布。各類標準在進行立項起草的時候,應當充分考慮這些體系建設要求,從而提高標準制定工作的科學性和有效性。

(作者系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訪問學者,中國政法大學中國標準與法治問題研究中心研究人員)

 

信息來源:《中國質量報》  (責任編輯: 小易 )

 

 

展開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